投稿郵箱:wdwxtg@qq.com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雜文 雜文
  • 正文內容

閱讀:410 次 作者:東愛,下一站 來源:問道文學 發布日期:2019-05-10 16:13:15
基本介紹:

  如今世道乞丐太多,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健全的、有殘疾的……我的結論就是:施舍的就快超過乞討的了。

  由此現今的我們不管在哪都會看見形形色色的乞丐,這也讓我們這些原本略帶些同情心的人不知道該如何的抉擇?

  記得那天我在一個公共場所就遇到了一位乞丐,他坡著腳,手里拿著一般人吃飯用的不銹鋼碗,衣服穿的也不算太過意不去。總歸如果丟了碗,充其量就是個殘疾人。實際上大多數的乞丐丟了碗幾乎都是正常人,所有的正常人拿起碗都可以變成乞丐。我原本想找個地方坐著的,可是當我看到那位乞丐略帶些戰略性的乞討時,我對自己說:兄弟我們還是站著吧!

  就這樣,在我的眼前發生了壯觀的一幕。隨著那位乞丐向著第一張位置上坐著的人伸出象征著乞討的手時,后面的幾乎所有人皆站了起來,然后四處逃散。

  突然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這時坡腳乞丐好像并沒有驚訝,一坡一拐的挪過了幾十張椅子來到了一個和我年齡相仿,由于玩手機入迷而未發覺身邊的狀況年輕人年身邊,看著那青年略帶錯愕的表情,我也有點期待他會怎么選擇了。因為我們都是年輕人,所以我覺得他應該會大方吧?但事實告訴我:我的想法真的錯了。當他毫不留情的起身、疾走、離開時,我心痛了。

  那位乞丐好可憐,這時我應該上前奉獻點自己的愛心的,可是我沒有去。并不是我吝嗇,而是我沒有零錢,這不是借口。有時我也在想幻想如果有一天我遇到了乞丐特別特別的可憐而這時我的身上又沒有零錢,我痛下決心給他一百元叫他再找我九十九元,他會怎么做呢?

  想終歸是想,我終究是不敢嘗試的,原因有二:其一、我怕他不理解我的意思而把那能為我辦好多事的鈔票感激的不能再感激的裝進自己的口袋;第二、我怕他真的從他那破爛的口袋里掏出一張張和自己身份完全不配、或大或小的紙幣、硬幣。

  這樣的場景無不就像一把鈍了不能再鈍的匕首刺向我的心臟,或許刺入不到骨肉,但是那似乎要了我的命的感覺卻能讓我的心涼半截。

  實際世間許多看似不會發生的事,都在悄然發生。只是人們不會去深想,或許有時想到了卻又覺得難以去證實,也就推翻了自己的偉大猜想。實際上誰都是有機會成為成功者,成功者敢于證明自己的猜想,而失敗者卻只會推翻它。或許應該說:推翻了自己的猜想也就推翻了通向成功的橋梁。就如乞丐破舊的兜里到底藏了多少錢或者多少銀行卡?乞丐真的有錢嗎?每次看了看衣裳襤褸的外表就對自己說:乞丐好可憐!

  我每次外出,整錢用于干正事,零錢用于做慈善,但為什么現在所做的那些常人眼里所謂的慈善好像沒了一開始的充實感了呢?是做的太多了,麻木了?或許真是這樣吧!

  過去有個朋友叫我猜猜他出去花在什么上的錢最多?之后他告訴我,自己出去一趟就買了袋辣條,碰到了三個乞丐。我也不由感嘆:這行或許真的很掙錢!是的,因為這行所付出的是人的尊嚴。本來這是無法用錢來衡量的,如果非得來計算一下應該會值很多吧!在此我并沒有鄙視乞丐的意思,在連溫飽都解決不了的情況下,誰會注重那不能吃不能喝的尊嚴呢?但我搞不懂的就是,那些有吃有穿的人為什么要去湊那熱鬧呢?或許他們是真正的智者,能看破世俗舍棄一切(錢除外)。

  我想照這樣發展,丐幫肯定又會成為天下第一大幫,但不知道最終在社會中所扮演的是不是還是過去的正義之幫!

標簽:雜文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彩虹pk10计划 乡宁县| 宁化县| 平顶山市| 彝良县| 江永县| 库车县| 连城县| 东港市| 宝山区| 安平县| 鹿邑县| 大冶市| 九龙县| 出国| 吉首市| 米泉市| 梓潼县| 芦溪县| 茂名市| 东平县| 深圳市| 班玛县| 衡山县| 沭阳县| 宁都县| 紫阳县| 杨浦区| 屏南县| 治县。| 缙云县| 乌审旗| 鄱阳县| 黔南| 高雄市| 泾源县| 宜州市| 岚皋县| 同德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