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wdwxtg@qq.com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小說 短篇小說
  • 正文內容

一個秋天的早晨

閱讀:352 次 作者:三君 來源:問道文學 發布日期:2019-05-11 08:47:05
基本介紹:

  A昨天喝多了,今天就醒得特別遲。B早已離開。桌上凌亂地擺放著吃剩的鹵菜和空酒瓶。A使勁兒搖搖腦袋。腦袋像灌滿水銀的葫蘆一樣沉。秋天的陽光并不強烈,所以A用不著瞇眼睛看窗外。

  他不記得昨晚和B都說了些什么。隱約中要一起做件事。至于做什么,——他踢走一只空瓶子——,去問瓶子吧。他倒些暖瓶里的水,用手試試,覺得比自來水還涼。A懶得倒掉,便草草洗洗臉。

  A的左腳邁過門檻正待邁右腳時,他想了想,收回左腳,邁出右腳,然后才出門。這就對了。A自言自語。A在院子里伸個懶腰,突然想起昨晚和B說的那件事。

  銀行早八點開門。A看看手表,八點三十分。他想知道B現在干什么,是不是已經開始準備了。他打手機給B,B的手機停機了。他不記得是哪家銀行了。好象是人民銀行,又好象不是。……就當是吧。

  A出門后遁著公路柵欄走。明晃晃的陽光把A的影子清晰地投到地上。A想踩住影子,可影子比他走得快。

  A覺得這個清晨應當是令人愉快的,卻總有些不對頭。

  天橋下有個瞎眼老頭正拉著胡琴“咿咿呀呀”地唱什么,旁邊一個小女孩捧著一只骯臟的饅頭狼吞虎咽。A摸摸褲袋,摸出兩個一塊的鋼蹦。這個我得吃早餐,A想,就給他一個吧。A把一塊錢丟進老頭腳邊的空錢盒。老頭聽到聲響后微微笑笑。A覺得老頭的笑容和藹可親,像去世的父親。他走了很遠又折過身,又丟了一個。老頭卻仍舊咿呀的唱,沒有笑。A失望極了。小女孩看到錢倒是笑了。A看到她笑,又高興了。

  出了天橋,紅綠燈前圍得水泄不通。A想看個究竟就快步走上前。

  兩亮轎車的司機正喋喋不休地吵著。A看沒意思,然后雙手插到褲袋里罵了句:混蛋。其中一個聽到了,向另一個說,有人罵咱們混蛋。另一個說,揍他!兩人殺氣騰騰地撥開圍觀群眾向A走來。A輕蔑地笑笑,從褲袋里掏出一把槍。烏黑的槍口對著兩人。A說,站住,動一下我打死你們。喧囂的人群隨即靜寂。A看到兩個司機臉上驚懼的表情心里一陣快意。A把槍在中指上轉一圈,對人群說,這是真槍,真槍懂嗎?可以打死人的槍,我正準備用它搶銀行,把你們這幫狗崽子的錢全搶走!A一邊走一邊轉手槍,后面沒人追來。他放心地把槍裝進外套,依舊雙手插在褲袋里向前走。

  九點整。A焦躁起來。說好一塊兒動手的,B的手機停了,總該打一個給自己吧。

  草地上老太太推著老頭兒走,年輕的夫婦推著童車走,他們臉上俱是幸福。A似乎被他們的笑感染。他試圖笑一笑,誰知一笑就剎不住了,A放聲狂笑,笑得眼淚都流了出來。

  A忽聽街上有人喊:抓小偷!抓小偷!我的包!我的包!一個中年男子向A狂奔而來。A伸腳一拌,那男子跌倒了,包扔出去老遠,男子看看后面烏壓壓的人群,包也顧不得拾爬起來就跑。A掏出槍瞄準他的身體。摳動扳機。男子倒地。A摸摸槍,說,連包都不會拾的小偷,活著有啥意思。他轉過身向驚呆的圍觀者說,我幫你們除害,你們該感激我才對呀,怎么連個謝謝都不說?

  A慢慢地走開了。

  來到市區,世界忽然變小了。

  有個老頭擺象棋攤。A蹲下身饒有興趣地觀戰。和老頭下棋的人無一例外地輸了錢。A很想和老頭下一盤,可惜兜里除了一個硬邦邦的家伙之外,一個子兒都沒有。A沮喪地站起身,心想,搶銀行吧,搶過銀行就有錢了。這么一想,A的陰霾一掃而光,臉上又重新露出笑容來。

  A拍拍身上的土,用手理理亂草一樣的頭發,又拽拽外套下擺。A覺得現在這個形象很優雅,即便是搶銀行,小姐也會恭恭敬敬地把錢雙手奉上的,B就不行。B的頭發比自己的還亂,十幾天才刮一回胡子,一年到頭也去不幾回澡堂子,加之B長相兇神惡煞,別人一瞧便生提防之心,做什么事都不易得手。

  A突然想,沒B也行,他實在是個累贅。

  九點三十分。A在人流中穿梭,像群魚中的一條。

  清晨的太陽在天空中緩緩移動,地上的影兒也緩緩移動。A穿過幾條街,看著五光十色的人群,心頭升起一股無名的火。A低低咒罵:去死吧!你們!

  A有點暈,早飯不吃確實不行,A擔心搶銀行時會因沒力氣而被抓住,所以他又恨起天橋下那個拉胡琴的老頭了,如果不是他的模樣引起他的憐憫,他絕不會丟兩個鋼蹦,那么他就有早餐可吃了。

  A看見一個老太婆在路邊炒瓜子。瓜子的香味讓他駐足。他盯著老太婆的瓜子攤看。老太婆也看見了他,就問,要不要買瓜子?A說,您炒的瓜子真香。老太婆聞言,臉上的皺紋擁擠到了一起。她說,三塊二一斤,你要多少?我給你稱。A抽抽鼻子說,我沒有錢。老太婆又是一笑,說,沒錢也不打緊,抓一把吃好了。A抓一小撮,吃一顆,問她,您這是什么味的?老太婆說,五香的。A喜歡雞汁味的。但他還是說,真好吃,我喜歡五香的。老太婆說,喜歡吃就多拿些。A沒再拿,而是破天荒地說了句,謝謝。老太婆仍然低頭炒瓜子,似乎沒聽到。

  A邊吃瓜子邊往前走。世界仿佛拋棄了這個人。A意識到自己孤立無援,連搶銀行都是只身前往。A吃完瓜子,看看手表,九點四十三分。

  A看見了人民銀行,自己的終點站。銀行大樓聳入云霄,大塊大塊的玻璃反射著耀眼的太陽光。A瞇著眼睛向樓上望。里面的人干嗎呢?A想,他們一定在數票子,數得嘩嘩響。他的耳邊立刻傳來新票子的聲音。他真心希望B也在,讓他也聽聽著美妙的聲音。

  A沉浸在虛無的冥想之中,忽然感到脖子受到重重一擊。A疼得彎下腰去。幾只手迅猛有力地把他按到水泥地上。有人喊,小心!他有槍!A頭頂上一個聲音問,是他嗎?有人說,是他!沒錯!是他開槍打死小偷的!你看他兜里鼓囊囊的,一定是槍!A感到手腕一涼。他知道是手銬。

  A掙扎著說,小偷就是該死,你們銬我干嗎?我在為民除害啊!便衣說,是不是你開槍打死人就該佩紅帶綠開個表彰大會呀?便衣說完自己先樂了。圍觀的群眾也笑起來。A說你們先放了我,我有件事情要做,做完你們再銬我。便衣問,什么事?說來聽聽。旁邊一個便衣早已不耐煩,說,小吳,你和他扯什么淡啊,帶上車,帶上車。

  A被塞進警車里。A自言自語,我說這個早晨怎么總怪怪的,知道事不成,我就睡大覺去了。車里沒人理他。A回頭看看銀行,心說,睡一覺明天再來,明天就不會那么點兒背了,這次說什么也得拉著B,點子是B出的,他卻沒來,讓自己在眾人面前出那么大的洋相。該死的B,你也該死,和所有人一樣該死。A低聲罵著。一個便衣看見A說話卻沒聽清,就問另一個,他說什么?另一個說,他說今天的早晨真不錯,居然還有車坐。說完,他自己笑了起來。車里人除了A都笑起來。A沒覺得這句話可笑,但他看別人都在笑,自己若不笑就顯得沒幽默感,所以A也笑起來。當車里人都不笑的時候,A還在笑,笑得淚流滿面。

標簽:小說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彩虹pk10计划 南京市| 宜川县| 大埔区| 平武县| 西乌珠穆沁旗| 阳西县| 莫力| 丰都县| 穆棱市| 广汉市| 海原县| 陆川县| 合作市| 会东县| 洮南市| 德令哈市| 全南县| 凤凰县| 淳安县| 随州市| 潍坊市| 大宁县| 山东省| 玉屏| 普陀区| 尚义县| 辽阳市| 新兴县| 二连浩特市| 玉龙| 齐齐哈尔市| 云林县| 教育| 铅山县| 南漳县| 施秉县| 潍坊市| 华亭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