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wdwxtg@qq.com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資訊 人物 文學
  • 正文內容

85歲王蒙自詡“耄耋腹肌男”:文學仍然是硬通貨

閱讀:645 次 作者: 來源:文匯報 發布日期:2019-04-09 16:40:06
基本介紹:

  85歲作家王蒙,笑稱自己是“耄耋腹肌男”,常年堅持游泳、快走,過去幾年微信運動步數日均九千步,笑傲朋友圈。親朋好友擔心他的膝蓋受損,“如今我把標準降到每天七千步左右了”。

  步數少了,但創作依然高產。今年以來,《人民文學》《北京文學》《上海文學》等純文學刊物分別發表了他的中短篇小說《生死戀》《郵事》《地中海幻想曲》,并陸續被《小說選刊》《中華文學選刊》等轉載,他和兩位學者合著《睡不著覺?》《爭鳴傳統》分別談睡眠與傳統文化,超50卷的《王蒙文集》預計年底由人民文學出版社推出。

  王蒙有自己的“任性”與篤定。任性在于,他在新寫的中短篇里試圖給小說種種既定技巧“松綁”,樂此不疲地拆除形式的籬笆,“散養”自己的小說。但他也明白適可而止,正如王蒙所說——再充實忙碌,也得把握節奏,把握心態,只能耄耋,不能饕餮,樂天知命。日前,文匯報記者獨家專訪了作家王蒙:

  文匯報:往事如煙,郵事如梭,您把在《北京文學》上首發的中篇《郵事》定義為“非虛構小說”,這個文體概念很新。小說向來以“虛構”見長,為何您把“非虛構”與“小說”嫁接?

  王蒙:有研究報告文學的朋友不接受“非虛構小說”這一說法,但我這篇作品又決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報告文學或是紀實文學。《郵事》就是要充分發掘對于非虛構的人與事的小說化可能,使非虛構的一切生活化、故事化、趣味化與細節化。

  文匯報:《郵事》講述了上世紀50年代至90年代的“鴻雁傳書”,穿草綠色職業裝、騎著自行車、斜挎敞口帆布袋的郵遞員意象十分鮮活,漫長記憶里的碎片,每一寸的情感末梢被放大到極致,接近于“回憶錄”式寫作。什么契機讓您不吐不快?

  王蒙:時代日新月異,生活飛速前進,如今人們已經很少手寫寄信了。手機、語音、視頻十分方便,大量新事物涌現,通信方式的變遷透著中國巨變。但就在幾十年前,許多美好都是通過郵政傳布的,“郵政郵件,比火車更能奔跑與拓新,不聲不響,它們永遠是激流,是風馳電掣,是與時間賽跑……”隨著年齡越來越大,往事記憶不時浮出水面。我記敘生活的變化,定格日常瞬間,有懷舊,有歡呼,有新鮮感,有滄桑感。

  《郵事》里有處細節,我收到了北影廠創作人員潘叔叔的信,他讀了《青春萬歲》小說初稿,說“你有了不起的才華”,“這幾個字讓我如醉如癡,一魂出竅,二魂升天,只想哭趴下,最好是就地實時三魂涅槃。”

  可以說,我更多是出于一種強烈的沖動,要把生活中每份職業、人與人關系中值得留戀珍惜的部分,趕緊記錄下來,酸甜苦辣啥滋味都有。越是身處快節奏時代,我更想靜下心體貼生活。我們每天都迎接新變化,同時與過去的東西告別,但不是告別完了就結束了,任何事物不是天生如此,生活處處有余音。寫下來,就體現出了文學恰到好處的“細心”與“沉淀”。

  全世界都用逝水象征時間,而希望自己的經歷能夠有所命名與紀念,這就是文學。文學激活了回憶、過往、昔日、歷史;文學是對時光的挽留、對記憶的珍惜、對日子的儲存。文學是人類的復活節日——復活,更加確認了也戰勝了失去,使得沒有對應辦法的無可奈何花落去,生成了似曾相識燕歸來的感動。

  文匯報:我注意到,這種“以實對虛”的筆法,在您上一部中篇小說《女神》中,已覓得蹤跡——由現在時牽動過去時,飄逸的、關聯或不關聯的意象,就像彼此追趕的舞伴,翩翩生姿。有評論認為,《女神》有意剝除了情節嚴格的因果邏輯,線性時間被打碎,史實中摻入夢境,個體史拼貼成了波普藝術。您怎么看?

  王蒙:《女神》中,我以“王某”“王蒙”的第一人稱直接上陣,其間穿插了自己在新疆、瑞士日內瓦、北京北海公園等多地的生活瞬間。這些真實素材星羅棋布地嵌入小說中,我對人生、對文學的感悟與理念則游走于意識流情節里,就像做了綿延幾十年的夢。“女神”陳布文,藝術家張仃的夫人,年長我十幾歲,曾寫小說,擅京劇,一生高潔。我沒見過陳大姐本人,與她僅一信之緣,零散讀了她的作品、她與子女親朋的通信,但她的才華、修養、品格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于是,便琢磨出了這虛實交錯、真實與想象交織的寫法。在小說里,想象也可以有所區分,非虛構的想象,貨真價實的想象,與虛構的、作態的想象,前者當然比后者感人。

  說到底,文學填補了人生的某些失落與失意,使一切俗人們認為是白干了白費了白過了的經歷得到紀念與反芻,使一切的蹉跎與遺憾變成智慧與心得,使沃土與非沃土上都長成了奇葩……

  文匯報:中短篇小說一直是您嘗試敘事藝術創新的“試驗田”,青年批評家賈想有個比喻——“《生死戀》不是流水線上供給市場的熱銷品,是王蒙建造給自己的舞池、游樂園和希臘小廟。小說在此還原為心靈的游戲,還原為無目的性的審美。”是不是可以理解為,您嘗試將各種流派強行給小說的既定范式“松綁”?

  王蒙:我嘗試用一種反小說的方法來寫,人們一般認為小說最重要的因素是人物、故事、環境,有時再加上時間、地點,但我偏偏不這樣寫。我把我內心里最深處的那些東西,那些情感、記憶、印象、感受堆積成的反應堆,點燃了。

  我一貫主張的是:我對任何寫作的手法或方法都不承擔義務。也就是說,一切方法、一切流派、一切對風格的追求都為我所用。我并不是為了創造一種風格而寫作,而是用什么風格或手法能更好地表達,追求一種與眾不同。至于意義,有一般的意義,典型的意義,也有有待發現的意義,給人以陌生感的意義。

  文匯報: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您提出了“文學失去轟動效應”的問題;眼下 “純文學的黃金期已經過去”“小說早已不占據C位”等聲音此起彼伏。您如何看待這一說法?

  王蒙:隨著新媒體發展,信息的碎片化、視聽藝術崛起,文學閱讀的確受到沖擊甚至冷落,人們也逐漸不滿足于只有文字的世界。但我堅持,文學的力量和重要性是無可取代的,是所有文藝樣式中的“硬通貨”。影視劇、舞臺劇、音樂劇、視聽藝術,都需要文學的腳本和源頭,所有的欣賞與理解,都需要文字的解說至少是傳達 。

  畢竟,語言文字是人類思維的符號與依托,使想像力、邏輯思辨能力、記憶力、表述與傳授能力發展到前所未有的水平。當然,耳目也會激發驅動思維,但思維離不開語言的符號,而文學是語言的藝術,是思維的藝術,是頭腦與心靈智慧上的極致,而不僅僅是感官刺激。

  文匯報:說到愛情題材,《生死戀》表達了您的愛情觀。您曾評價,安徒生《海的女兒》大概是“世界上一切愛情小說的圣經級作品”。最近網絡社交平臺上有“抨擊”《海的女兒》“三觀不正”“矮化女性”。一些讀者在沒有細讀文本的情況下,斷然給經典“扣帽子”,類似“《安娜·卡列尼娜》給婚外情洗白、《廊橋遺夢》教唆主婦拋棄家庭放飛自我……”是人們的文學閱讀理解力降級了嗎?或是只圖貼倫理標簽的快感?您怎么看經典被“拆解”現象?

  王蒙:如今傳播環境下有個趨勢,是以趣味與海量抹平受眾大腦的皺褶,不大讀書的人、人云亦云的人,成為段子手,這不僅表現在當代人際交往里,也會向著古今中外的經典發射,“噴子式吐槽”多過理性批評。隨著書香中國的發展,情況會越來越好的。

  文匯報:2019開年時您吐露“恰恰是今年,感覺到自己開始衰老,聽力、視力、牙口、安排日程能力,都在堅持下行”。您覺得自己在創作上是更“隨心所欲”了,還是也存在“寫作焦慮”?

  王蒙:我加入中國共產黨71年了,寫小說66年了。曾孫過了一歲生日,今年在雜志上接連發了好幾個中短篇,和朋友合著出了兩本書《爭鳴傳統》《睡不著覺?》,分別談睡眠與傳統文化。但這也沒啥驕傲的,你想老友徐懷中90歲了還寫出新長篇《牽風記》,比我小8歲的馮驥才大個子出了長篇新作《單筒望遠鏡》。我那驕傲自滿的情緒被壓得結結實實,我會以徐懷中為榜樣,繼續收起尾巴,只要還活著,希望也能寫到90歲。

  2019年肯定是充實忙碌的,當然也得把握節奏和心態,只能耄耋,不能饕餮,適可而止,樂天知命。不管狀態怎樣,寫小說的感覺是無法替代的,寫起小說來,每一粒細胞都會跳躍,每一根神經都在抖擻。

  近幾年我還喜歡用一個說法,“明年我將衰老”,在還沒有到“明年”的時候,我仍然朝氣蓬勃。青春作賦,皓首窮經,我的對于傳統文化的閱讀與評析,也在如火如荼地進行。我只能用干活出活來迎接新中國七十華誕啊!(記者 許旸)

標簽:文學,作家,人物訪談,人物報道,人物采訪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彩虹pk10计划 彭山县| 贵州省| 察哈| 库伦旗| 池州市| 太保市| 六枝特区| 太仆寺旗| 泸州市| 襄樊市| 大英县| 宣武区| 凌源市| 河北省| 乌苏市| 武陟县| 青铜峡市| 兴海县| 广安市| 定远县| 治县。| 四平市| 乌苏市| 登封市| 大丰市| 泊头市| 兴山县| 越西县| 阿勒泰市| 唐河县| 潼南县| 海晏县| 哈密市| 平远县| 顺昌县| 贵港市| 财经| 陆川县|